木卫二驻地球大公馆

只负责戳脑洞,不负责开坑(´・ω・`)

只看着我。

只想着我。

只属于我。

好吗?


不好,滚







原本是打算用这个当作业的,但画着画着感觉不对于是就跑去写文了×

就这样吧(´; ω ;`)跑走了!

[三山]做了一个有谁会出现的梦吗?

群内作业,听歌写读后感。

看到微博那边发了于是过来这边也凑个数

抽到的题目是《Masked bitcH》luz的版本真好听

但听完之后满脑子就只记得“谁かの梦でも见ていてよ”和“この梦からもう覚めないでいてよ ねえ”这两句了(捂脸

所以是个巨型OOC现场……而且还黑……

是真的很黑!真的很黑!真的很黑!

锻刀参考花丸

顺便437768761被被同好群来玩啊XD


刀剑乱舞/三山

《做了一个有谁会出现的梦吗》...


中也:拿我帽子好玩????(╬ఠдఠ)
太宰:是啊,好玩∠( ᐛ 」∠)_
愉快地玩了起来的我

【始春】关于相遇(上)

魔法师paro

想讲讲两个人小时候的事,顺便讲一点设定?

所以是炼金学徒始×见习森林贤者春

↑↑↑然而这个设定依旧没什么卵用都看不出来能干嘛嘛

越改越长越长越想改是怎么个回事……

大概会来个上中下终……吧……

为了督促自己能够把事情讲完还是决定发一点出来 <(。_。)> 


请注意

这是一篇OOC的流水账(╯°□°)╯︵ ┻━┻

而且文风还很奇怪……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年幼的睦月始才刚刚接触炼金术不久,在去学院学习之前跟着父母来到靠近东陆边境的森林小镇里探望正在修养的...

【始春】一个早晨

魔法师paro

炼金术师始×妖精博士春

大概是想到啥就写啥的魔法师们乱七八糟的日常吧

不会起标题

依旧是大写的OOC(╯°□°)╯︵ ┻━┻


=======================


天空有点阴沉,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微风中还带着一丝凉意,虽然很早就能听到从港口那边传来货船的鸣笛声,但空旷的街道上依旧没有什么人。

一个和平的非常适合补觉的早晨。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hokekyo!它往你那个方向去了!”“jiu!”

不清楚是文件柜还是书架倒了,听到了哗啦哗啦的声音——

“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过来的……可...

【始春】晚安

魔法师paro

炼金术师始×妖精博士春【感觉这个设定并没有什么卵用啊根本看不出来是用来干嘛的好吗

感觉好ooc哦(╯°□°)╯︵ ┻━┻

==========================


    “始,红茶泡好了哦~”敲了敲实验室的大门,弥生春探头进来,对着里面正在忙碌的睦月始晃晃茶壶,“来休息一下吧?”

      睦月始回头看了眼门口的弥生春,在吩咐助手小精灵准备材料的同时有条不紊地往正在进行炼金反应的瓶瓶罐罐里加入新物质,其中有几个反...

啊,好想看哨向pa的黑塔首席凶巴巴春妈啊【打滚】

@卡卡卡斯基 我是来参加抽奖der【蹦跶

举蘑菇的小国広(*°∀°)

可是我色废啊不会画叶子啊【大哭(ノД`)

所以当初为什么要赌呢……相信我这真的是三山【趴着

拖延症没得救系列。

大概就是国酱在给三明作报告的时候三明发现有人在偷窥【诶

没涂黑的为什么会感觉更加拽嘲讽………………【望天花板

总裁大人三日月

呆毛在吸二手烟

【陆奥守】干脆标题就叫红薯奇缘?(揍

呜哇呆毛你怎么辣——么萌!!!!辣——————么萌!!!!!╰(*°▽°*)╯

卡卡卡斯基:

差点就忘了发这个,给 @木卫二驻地球大公馆 哒!

其实我也不确定陆奥守拿的是不是红薯(躺倒

这篇文里陆奥守是初始刀


【正文】


与审神者一同路过庭院时,看到短刀们在雪地中围成一团,却不像是在玩耍,一反常态地安静。空气中有种熟悉的味道,山姥切不由放慢速度。


见山姥切没跟上,审神者停下脚步:“山姥切,怎么了?”


撇了审神者一眼,又偷偷瞄了瞄人群,山姥切低下头:“没什么

© 木卫二驻地球大公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