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卫二驻地球大公馆

只负责戳脑洞,不负责开坑(´・ω・`)

【始春】关于相遇(上)

魔法师paro

想讲讲两个人小时候的事,顺便讲一点设定?

所以是炼金学徒始×见习森林贤者春

↑↑↑然而这个设定依旧没什么卵用都看不出来能干嘛嘛

越改越长越长越想改是怎么个回事……

大概会来个上中下终……吧……

为了督促自己能够把事情讲完还是决定发一点出来 <(。_。)> 


请注意

这是一篇OOC的流水账(╯°□°)╯︵ ┻━┻

而且文风还很奇怪……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年幼的睦月始才刚刚接触炼金术不久,在去学院学习之前跟着父母来到靠近东陆边境的森林小镇里探望正在修养的祖父母。祖父很开心地烤了浆果饼,祖母则泡了一壶茶,坐在庭院的摇椅上给睦月始讲各种各样的故事。

比如会自行移动的森林的传说多半来自长牙山象,体型庞大的它们背上长有松树,而这些松树会吸引一些小型动物们前来定居;再比如纯白的独角兽其实并非人们口中的那般高雅圣洁,它们的性格令人捉摸不透,需要小心提防那根随时可能将人刺穿的长长尖角。

——所以睦月始很淡定地接受了自己在森林里迷路了这个事实,而且在看到会带来“幸运”的、愿意为自己引路的、犄角向内卷曲的黑蹄棕山羊后便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看似焦急的棕山羊在一棵橡树前停了下来,睦月始看到橡树的树杈上有一位与自己年纪相仿的莺绿色的少年。

“橡果子你终于回来了……诶、你好……?”

少年抱着一只棕山羊幼崽小心翼翼地趴在树枝上,神色惊慌的他在看到树下多了一位陌生人后,几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扯着微笑点头问好。

脚边没有其他岔出来的树枝让少年保持平衡,他只能战战兢兢地抱紧面前的这一根,不敢乱动也不敢往下看,而橡果子——就是那只成年的棕山羊——在树下不安地转来转去,它鸣叫着高举双蹄想要上去将上面的两位接下来,但无奈蹄子在蹬到树干时会引起橡树的一阵小小的晃动,这使得树上的少年颤抖得更厉害了。

他到底是怎么上去的……睦月始默默地算了算树杈的高度,如果是自己的话踩着树干很容易就能跳下来,但是以眼前皱着一张脸快要哭出来的少年来看嘛……

“喂,你跳下来吧,我会接住你的。”

“……诶?”

站在树下的睦月始以一副保护者的姿势张开双臂。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那、我跳了哦……”

“嗯。”

眼一闭心一横,抱着小山羊的莺绿色少年像一颗小炮弹一样从树上跳了下来,然后诶哟一声两个人摔在了一起。

“呜……终于安全了……”

少年心有余悸地坐起来拍了拍胸口,踩到地面的小山羊欢快地叫了起来,一蹦一跳地围着他们转圈,而垫底的睦月始则感到手臂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

“你能不能先起来……嘶——”

“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

睦月始被少年扶了起来,一边想着对方比想象中的要重一点但还在可接受范围内一边卷起袖子查看自己受伤的手臂:擦伤面积有点大而且还在不停地渗血,但红色的一大片也只是看上去比较可怕罢了实际上并未伤到骨头,上药包扎一下就没问题了。

“天啊好严重必须马上治疗才行……该怎么办很久没回来了我不记得哪里有药啊……”

站在旁边的橡果子像是在告诉手足无措的少年应该怎么做似地拱了拱他的衣服口袋,少年诧异地嘟囔了一句没问题吗,在看到棕山羊点头后才一脸纠结地从口袋里翻出一个小木盒:“嗯……我有办法帮你治疗一下,但是我前几天才开始学这个所以不是很熟,要试试吗?”

睦月始谨慎地点了点头,于是少年打开小盒子从里面挑了几支被精心修剪好的植物茎叶出来拿在手里,他深吸一口气后将这些细小枝叶放在伤口边,垂着头轻声低喃:

“愿灵树加护予你,愿千年之森将澎湃的生命力分享予你……”

也直到这时睦月始才注意到对方的双耳有着异于常人的尖角。

少年专注于眼前散发出柔和的淡绿色光芒的细小茎叶,小心翼翼地不让它们枯萎后掉落的灰烬碰到伤口;与此同时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一点愈合,待光芒完全消散最终只留下一条淡淡的疤。

睦月始惊讶地活动了一下被治愈的手臂,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痛了,要不是这条歪歪扭扭的肉粉色疤痕他绝不会相信就在刚才这块皮肤上还有着被地面擦出来的狰狞伤口。

看样子是成功了,少年长呼一口气,拍掉手上的灰将小木盒收好后忐忑地望向睦月始:“嗯……应该……没问题了吧?”见对方愣了好半天不说话他又开始慌了,“还有哪里痛吗?槲寄生只是用来应急效果并没有经过熬煮的药膏来得好,果然留疤了对不起啊……”

短暂的沉默后,睦月始开口了:“你是精灵吗?还是森之妖精?”在对方疑惑的目光中,他指了指耳朵的位置一字一顿地肯定道,“你的耳朵是尖的。”

然后他看见少年一脸惊恐地用双手捂住耳朵并迅速往后退了好大一截。

 

直到太阳西沉睦月始才从森林里出来。

虽然担心,但睦月夫人也没有过多地去指责什么,例行的再三叮嘱后她开始兴趣盎然地打量着自家儿子:

“来自灵树的加护……发生什么好事了吗?”

“他说他叫弥生春,是住在森林里的护林员,拉着我满森林乱跑说什么复习地理……不过介绍了很多很有用的东西。”虽然到最后累瘫了还是我背他出来的,睦月始想了想还是决定卷起袖子补上一句,“是个很温柔的人,治愈术也很厉害。”

观察了一下歪歪扭扭的疤痕,阅历丰富的睦月夫人挑眉:“真难得,一位森林贤者,不过这粗糙的术式……你的同龄人?”

睦月始点了点头,他是知道森林贤者的,那些与灵树结契的运用自然的力量的森林守护者们——甚至有人认为他们本身就是灵树的后裔——据说与精灵们有着很深的渊源,只不过现在已经很难看到隐居在森林深处的他们了。

紫色的双眸亮了起来,他很认真地抬头看向母亲:“所以不单单是护林员?会是精灵吗?我看到他的耳朵是尖的,但是他非常在意这个我就没有多问。”

“嗯……与其说是精灵,不如说更加像妖精一类的么,毕竟精灵已经消失很久了……”睦月夫人在思考时习惯用拇指和食指点着下巴,“尖耳朵的话也有可能是混血,不过也不能排除是调换儿的可能性……”

“大概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不管怎样交到了新朋友总归是件好事,那就抛开身份的问题好好相处吧。”


于是睦月始去森林里散步的时间变多了起来。

他会在约定地点看到跟在棕山羊身边抱着书对他招手的弥生春,然后断然拒绝对方的继续森林探险的提议——他可不想再背一次会累瘫到从棕山羊背上摔下来的弥生春——于是两人回到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与长着透明翅膀的小松鼠一起躺在橡树下晒太阳。

期间他们会聊很多东西,从占卜用的灵摆到行星位置对护身符的影响,从带有特殊意义的文字到长腿的小电视,从自家花园里的鸽子到夏至日魔法之夜的传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话题跳脱完全不考虑对方能不能接上话。

“没想到始你知道这么多东西啊。”

“你还不是,专攻冷僻知识的杂学王。”

“明明是下午茶的时间但是没有红茶……”

“这里哪来的热水和杯子给你泡茶啊,知足吧,小饼干拿着。”

睦月始很喜欢呆在弥生春身边的感觉,虽然他体力不好、恐高、喜欢唠唠叨叨、偶尔还会作死,但非常温暖令人安心——不似那群心怀目的的人的阿谀奉承,也不像实验室里的自动人偶那般机械冰冷——人如其名的春天一般的感觉,也是真心诚意地对人好。

——这大概就是由犄角向内蜷曲的黑蹄棕山羊带来的幸运吧。

要是能一直待在一起就好了……

“嗯?始你说了什么吗?”

“没什么,”睦月始打了哈欠,午后的阳光让他有些昏昏欲睡,“我困了。”

“诶,始你不要睡啊?快起来、始……?”

“春,晚安。”

“现在还没到晚上啊……喂喂始你不要真的睡过去啊快起来——”

叫了好半天都没反应,弥生春放弃了,只能苦笑着任由小小的黑色国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熟睡,然而没多久他自己也被睡意传染,与卧在一旁的橡果子道了句晚安后便也倚着睦月始睡着了。


树枝上有莺鸟在鸣叫。




评论(7)
热度(32)

© 木卫二驻地球大公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