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卫二驻地球大公馆

只负责戳脑洞,不负责开坑(´・ω・`)

【陆奥守】干脆标题就叫红薯奇缘?(揍

呜哇呆毛你怎么辣——么萌!!!!辣——————么萌!!!!!╰(*°▽°*)╯

卡卡卡斯基:

差点就忘了发这个,给 @木卫二驻地球大公馆 哒!

其实我也不确定陆奥守拿的是不是红薯(躺倒

这篇文里陆奥守是初始刀

 

【正文】

 

与审神者一同路过庭院时,看到短刀们在雪地中围成一团,却不像是在玩耍,一反常态地安静。空气中有种熟悉的味道,山姥切不由放慢速度。

 

见山姥切没跟上,审神者停下脚步:“山姥切,怎么了?”

 

撇了审神者一眼,又偷偷瞄了瞄人群,山姥切低下头:“没什么。”

 

注意到山姥切的小动作,审神者跟着看看庭院,笑道:“啊,听一期一振说,今天陆奥守要带着短刀们烤红薯。”

 

烤红薯吗……很久没有吃到了。

 

早期的本丸并没有现在这么富裕,即便是种了田,粮食仍然不足,出阵时没有补寄食物是常有的事。虽说作为付丧神,并不需要依靠食物来获取能量,但毕竟是人类的躯体,空着肚子不好受。在战斗结束之后,经常可以听到肚子闹空城计的声音。

 

还好,有陆奥守在。

 

作为红薯狂魔,陆奥守在野外寻找红薯的能力是无人能敌的,简直就像是寻红薯专用犬。嗖的一下蹿入草丛,顺着枝叶藤蔓的指引。望望在山姥切还没能反应过来只是,就能听到陆奥守用那充满活力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手中拿着红薯,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那两撮翘着的头发就像是兽耳一晃一晃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拍拍他的头,说一句“干得漂亮”。

 

不仅仅是找红薯,陆奥守连烤红薯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只要有他在,其他人只需坐在一旁等待就可以了。

 

“烤好了。”

 

这么说着,陆奥守会给每人都分一个,然后拿着两个红薯,坐到山姥切身边。“给,新鲜出炉的,小心烫。”

 

一开始,只是因为山姥切是队伍里资历最浅的刀,而陆奥守是初始刀,让认为自己有责任照顾新伙伴。

 

“为什么特意拿给我,因为我是仿制品所以瞧不起我吗?”

 

“不是啦,俺怎么会瞧不起伙伴呢。”

 

面对陆奥守那张沾着灰的笑脸,山姥切也不好再说什么,拉起自己披风的一角糊上他的脸。“脏死了。”

 

陆奥守捏着白色的披风,傻笑着,说:“没事啦,一会儿洗洗就好,不能弄脏你的披风。”

 

“那样比较适合我。”山姥切小声嘟囔着。对于这样性格的家伙,他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能将注意力放在红薯上。刚烤好的红薯有些烫手,他盯着那个外表粗糙的东西,不知该如何下口。还沾着泥土,真的能吃吗?

 

“呜啊,你不怕烫嘛!”

 

陆奥守连忙从发呆的山姥切手中抢过红薯,却又因为太烫在两手间传递,然后放在一边,抓起山姥切被烫红的手,心疼得对着手掌一阵猛吹。他高估了新生付丧神的生活能力。

 

“反正我就是仿刀,不用在意。”

 

“这和是不是仿刀没有关系。”

 

陆奥守重新拿起红薯,仔细地剥开表皮,吹了吹,然后才递给山姥切。“小心烫,吃里面的部分,皮不要吃。”

 

那是山姥切第一次吃红薯,甜而不腻的味道,令他很是惊奇。

 

“好吃吧。”陆奥守笑眯眯地看着山姥切吃红薯,突然有了一种喂养宠物的感觉。有点可爱呢,这家伙。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陆奥守忙撇开视线,脸上热热的感觉却难以消去。

 

“你脸上好红,没事吧?”

 

“没、没事,刚刚烤红薯有点热而已。”陆奥守偷瞄山姥切,发现对方清澈的蓝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虽然脸上表情不变,但是眼神中满是期待。“还想吃?”

 

小幅度点点头。

 

被莫名戳中萌点的陆奥守认命地拿起自己的红薯。从此,他养成了为山姥切剥皮的习惯,每次出阵如果吃红薯,俩人总会坐到一起,一个负责剥,一个负责吃。

 

“很怀念呢,烤红薯的日子。”

 

审神者突然开口,将山姥切的思绪从回忆里拉出。他扭头移开盯着短刀们的视线,不做声。

 

“反正今天也没啥事了,山姥切,你就过去和他们一起烤红薯吧。”

 

“不,我……”

 

“好了好了,快过去吧。”审神者硬是将山姥切推到短刀身边,然后抱着文件快步离开。

 

“山姥切哥哥!”短刀们礼貌地打着招呼,纷纷侧开身子为山姥切让出个位置。

 

这时,山姥切才看清被围在中间的人。

 

“哟,山姥切,来得正好。红薯,烤好了哟。”

 

陆奥守拿着烧烤叉戳起一个红薯,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熟悉。


END



评论(1)
热度(33)
  1. 木卫二驻地球大公馆卡斯基 转载了此文字
    呜哇呆毛你怎么辣——么萌!!!!辣——————么萌!!!!!╰(*°▽°*)╯

© 木卫二驻地球大公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