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卫二驻地球大公馆

只负责戳脑洞,不负责开坑(´・ω・`)

【始春】一个早晨

魔法师paro

炼金术师始×妖精博士春

大概是想到啥就写啥的魔法师们乱七八糟的日常吧

不会起标题

依旧是大写的OOC(╯°□°)╯︵ ┻━┻


=======================


天空有点阴沉,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微风中还带着一丝凉意,虽然很早就能听到从港口那边传来货船的鸣笛声,但空旷的街道上依旧没有什么人。

一个和平的非常适合补觉的早晨。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hokekyo!它往你那个方向去了!”“jiu!”

不清楚是文件柜还是书架倒了,听到了哗啦哗啦的声音——

“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过来的……可恶给我站住!”

一阵连续的乒乒乓乓,是展示柜还是桌面上的摆设……不、可能还不止摆设——

“……完了完了感觉要被骂了……慢着我的花!黑田你不要趁机捣乱!”

伴随着某人气急败坏的声音,砰的一声十分响亮——

 

即使是隔着一层楼都能听到声音,被吵醒的睦月始撑着额头坐在床上回神,过了好半晌才想起自己并没有把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随手放在楼下。

突然有点庆幸。

于是他连睡衣都懒得换,打算直接下楼看看一楼客厅又被弥生春弄了什么新花样出来。

“春,你在搞什么……”

“诶,等等等等始你先别下来!”楼梯还没走完就听到弥生春慌乱的声音,“带个护身符什么的再过来!”

“哈?”驱邪免灾的护身符?

“总、总之去先准备一下!不要直接过来!”

“……”

“否则会吃亏的快去!诶哟……”

不明所以,但睦月始还是按照弥生春说的回到二楼,从杂物间里翻出一个类似荷鲁斯之眼的东西,虽然眼睛的图标刻得有点歪但这个木片挂坠应该可以凑合一下。

在二楼楼梯口就能看到楼下靠近大门的位置铺了一地的书,下到一楼才发现少了大半柜子书的书架倒是没倒;接待用的长桌和沙发上都有长长的划痕,装饰摆设和柔软靠垫全部翻倒在地;登记台被弄乱旁边的文件柜也倒了,不过看起来文件只是被弄乱至少没有破损;窗台上的盆栽掉到地上撒了一地的泥土;壁钟没事,展示架居然也没事……

情况比想象中的好一点,起码不是没救了的一片狼藉。

弥生春坐在书堆中用摊开的厚重字典奋力压着一坨有点长的东西,hokekyo在黑田头上跳来跳去,黑田则是把什么东西当做靠垫,顶着弥生春的瞪视以及无视来自身下的挣扎安逸地趴在花盆残骸前啃花。

“怎么回事?”

睦月始有些头疼,小件摆设看来得重新买,桌椅得找人来修,书什么的放回去就好,最麻烦的果然还是要把文件重新归类整理。

“不知道,我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啊啊啊!”

在弥生春分神的空档,被压着的长条生物用爪子灵活地翻了个身,从字典底下拱了出来——那是一只鸡蛇怪:丑陋的公鸡头、覆盖鳞片的细长身体、不对称的褴褛蝠翅和一条毒蛇尾巴——发出刺耳的怪叫声。

睦月始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魔力本源跟自己完全不同的黑魔术召唤物,原来吃亏是这个意思……他在惊讶之余迅速向一旁闪避,躲开了喷向自己的腐蚀性极强的黑色毒液并习惯性地将手中正在发烫的小木片砸了出去。

小木片“轰”地一声迅速燃烧起来,即使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护身符但也足以把鸡蛇怪震得有那么一瞬间愣神,于是睦月始看准时机一把抓起那细长的身体,抖了两抖便像系绳子一样打了两个结然后用力拉紧,动作干净利落简单粗暴。

真不愧是始居然还有这种方法,光是看着就觉得好痛……还坐在书架前捧着字典的弥生春在目睹了全过程后默默鼓掌。

睦月始没好气地踢了踢被丢在地上的一团,他拍拍手支开黑田,蹲在窗台边开始研究那个被压得有点奄奄一息的圆形生物:

个头跟篮球差不多,巨大的单眼差不多占了整个身体的三分之二,额头长角,下面垂着两只爪子,背后扑腾着一对小翅膀,外加一条粗粗短短的尾巴。

“哦,一颗邪眼,没有威胁的未成年款。”凑过来的弥生春戳了戳那圆滚滚的身体,“卖萌和抱枕担当……明明小时候这么可爱为什么长大了就要变异啊,丑死了好吗。”

睦月始撇了眼旁边还在想办法把自己解开的蛇结:“一伙的?”

“应该不是吧……”

话虽这么说,表情十分微妙的弥生春伸手抓起邪眼就往蛇结的那个方向丢,而邪眼则是受到惊吓一般慌慌张张地扑腾起小翅膀,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后晃悠晃悠地钻进睦月始的怀里一脸委屈地瑟瑟发抖。

“嗯,不是一伙的。”

“……”

“疼疼疼始你快住手——要死了要死了——!!”

长长地叹了口气,睦月始把邪眼扔回弥生春怀里。

“就这两只?其他地方检查过了吗,尤其是实验室和你的花园。”

按理说炼金领域与深渊生物相互排斥,需要交换条件或者缔结契约的黑魔术召唤物是不可能出现在有炼金术师坐镇的炼金工房内的,因此在没有感受到其他魔力波动的情况下,突然出现的这两只生物要么是附近有魔法师谈判失败召唤物出逃,要么就是有人故意放进来……

“叫那些好心的小邻居帮忙算吗?”

“算。”

“好的稍等……”看到角落里有小褐妖在招手,弥生春抱着邪眼凑上去嘀嘀咕咕了好一阵子,“它们说确定没有发现其他的怪物哦。”

“……”

“它们还说看见边飞边追的鸡蛇怪在路过楼顶的时候抓到邪眼,邪眼挣脱了掉了下来,接着这两只就都顺着阳台的窗户一前一后爬进来了。”

睦月始皱着眉点点头,虽然不太相信这只是单纯的路过,但小妖精们不会说谎,那么现在暂时只需要将客厅收拾好然后把这两位不速之客交给协会处理就可以了。

“说起来,始你饿了吗?”

“怎么,别告诉我你要下厨。”

“不,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弥生春沉痛地说,“反正要出门去一趟协会,不如直接在外面吃吧?你看现在雨停了!”

“所以你不打算整理你搞乱的客厅了?”

“关于这点我要申诉,”弥生春举手,“文件柜是这孩子撞翻的。”

他指了指怀中东张西望的邪眼。

“桌子的划痕是那家伙搞的。”

他指了指还在痛苦挣扎的鸡蛇怪。

“还有那只兔子啃了我辛辛苦苦种的花!”

他指了指……哦黑田现在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睦月始:……

别说得你好像没有参与破坏现场一样。

于是他微笑着再一次对弥生春使用了铁爪功。


=======================


始:对了,之前你是不是撞到了什么,好像听到你喊了声“诶哟”……

春:在抢救花的时候被黑田的“黑田拳”打中了……超级疼的(´; ω ;`)

始:…………噗


评论(3)
热度(34)

© 木卫二驻地球大公馆 / Powered by LOFTER